聽“地下寶藏”講南京那些事兒

2019年04月10日 11:53:51 | 來源:南京發布

  逛南京象逛古董鋪子,到處都有些時代侵蝕的遺痕。你可以摩挲,可以憑吊,可以悠然遐想;想到六朝的興廢,王謝的風流,秦淮的艷跡。這些也許只是老調子,不過經過自家一番體貼,便不同了。

  一世繁華,古都煙云。

  就問你好不好奇

  這幾年,

  南京城又發現了哪些“地下寶藏”?

  ○感謝南京市博物總館提供文史材料。

  ○文中大部分文物正在南京市博物館“鏟釋三城——寧鎮揚三地考古成果展”中展出。

  西街地塊

       南京建城史或從這里起步

  都說南京悠悠 2500 年建城史,

  你知道建造的第一座城池在哪里嗎?

  不是東吳的石頭城,

  也不是六朝的建康城,

  而是春秋時期所筑的“越城”!


△老地圖上的越城

  公元前 473 年,臥薪嘗膽后的勾踐滅吳,越國盡得南京在內的江南之吳地。不過勾踐并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還有楚國呢,要謹防著人家打我們呀。于是公元前 472 年,勾踐命范蠡來南京,在長干地區筑城,作為攻防楚國、爭霸中原的重要屯兵據點。

  這座城池便是越城。

  越王城、范蠡城、越臺、越王臺、范蠡臺……說的都是它。這也是南京主城區有明確記載的最早的古城。算年紀,2491歲了。


△六朝獸面紋瓦當(左)、宋忍冬紋瓦當(右) 馮芃 攝

  可惜的是,后來越國還是被楚國滅了。公元前 333 年,南京變成了“金陵邑”。不過呢,越城倒沒消失,都在,一直到南朝

  史料記載,公元前154年,吳王劉濞叛亂,兵敗之后曾退保越城,后逃到丹徒。專家們推測,越城作為城池的使命,可能在隋滅陳后才徹底終結。

  2017年10月,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對中華門外的西街地塊展開考古勘探和發掘。這個地塊叫長干里古居民區及越城遺址區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陳大海帶著團隊,在西街地塊進行了一年多的考古。

△六朝青瓷龍首盤口壺 馮芃 攝

  西街地塊:中華門外,東至雨花路,南至應天大街,西至中山南路,北至窯灣街。這里屬于復雜疊壓型,從西周一直跨越到明清、近現代。光地層來說,一共有9層:最上方為近現代,最下方為西周,甚至有比西周更早的壕溝。目前考古工作還在進行中。


△西街地塊中西周時期的環壕

  13條溝、79口水井、173個灰坑、7座墓葬、4座窯址,520件陶器、瓷器、石器、金屬器及骨角質地小件遺物,上萬件遺物標本……這里就像是南京城數百年的縮寫,這里有過開鑿城池的壕溝、燒磚造瓦的窯場、掘井取水的市井巷弄,如同古都文脈一樣生生不息、綿延不絕。


△宋代白釉瓷執壺

  盡管越城如此傳奇,但它其實規模并不大。

  史書記載:“周回二里八十步”——周長約合今991.44米,不足1公里。

  那么,南京的西街真的就是范蠡筑的“越城”嗎?

  先秦時期西街地塊西臨大江,北濱淮水,與文獻記載的越城位置、形勢吻合,只是現在還缺少實物證據。

  是不是越城,還有待更深入的考古研究。


△春秋青銅錛(左)春秋青銅箭(右)


△東晉褐釉香熏 馮芃 攝

  后頭山

       南方地區最大唐墓

  公元589年,隋滅陳后,隋文帝下令蕩平建康城,將宮殿城邑全部毀掉,改做耕地,只留下石頭城作為蔣州治所。到了唐朝,南京城越發的寂寞空虛冷。


△鸞鳳紋銅鏡 南京鐵心橋明臨安公主墓出土

  這就不得不說一個背景:南京每年發掘的六朝墓葬可達成百上千座,但始終不見唐代的墓葬。直到2016年,后頭山墓葬群的發現,終于為南京考古史補上了空缺的一頁。


△唐釉陶牛車 馮芃 攝


△唐釉陶動物俑 馮芃 攝

  2015年至2016年,南京考古人員在雨花臺區鐵心橋街道馮韋村的后頭山發現了30多座墓葬,年代從東晉、南朝、唐、宋到明代,共出土各類遺物標本近300件。

  考古發掘顯示,后頭山在東晉至明代長達千年的時間里,分別被五個時代多個家族利用,形成一處集中分布、排列有序的墓地。其中,最令人興奮的是,現場發現了3座唐代貞觀年間的毛氏家族墓,墓葬規模宏大、結構精良,是南京乃至整個南方地區迄今發現規模最大的唐墓。


△對鳥紋金飾 南京馮韋村后頭山東晉墓出土

  除了“貞觀之治”時期的唐墓,后頭山發現的其他墓葬也大有來頭:5座東晉墓中,一號墓墓主張邁可能為晉梁州刺史張光之子;南朝墓地的墓主可能是齊梁高級貴族;而明代墓葬墓主或與錦衣衛指揮僉事有關。

  官窯村

        南京最大古窯址群

  提到南京,有很多熱詞,南京城墻就是其中之一,而城墻磚更是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南京城墻磚產地不一,文獻中只有零星記載。

  2016年6月以來,市考古研究院對官窯山一帶100多萬平方米的范圍開展了考古調查、勘探和發掘工作,時代從六朝延續至明清,其中明代窯址有80多座。


△2002年,文物專家在棲霞區官窯村調查時,發現一處明代燒造城磚的窯址,并在現場找到了一塊印有“應天府上元縣”銘文的殘磚。@東風永健 攝

  這塊殘磚上的銘文信息,首次印證了南京地區在明代也有燒造城磚的窯址

  還有一些殘磚上模印有“應天府提調官……上元縣提調官縣丞”“總甲趙才甲首……造磚人夫……”等銘文字樣。這批銘文磚證明,當年修筑明城墻時,南京當地也建有大型的官營城磚燒造基地,且體量非常龐大。


△明銘文城磚 馮芃攝

  官窯村窯場遺址應為應天府上元縣官辦窯場,主要燒制南京明城磚,輔以燒制瓦類產品。此次發現的窯址,是南京已發現古窯遺存中數量最多、面積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處窯址群。

  專家表示,當年之所以會選址官窯村作為明城磚的“燒磚基地”,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此地位于山崗,植被密集,便于就地取土、取柴用以制坯、焚燒;二是北臨長江,當年附近還有河道,便于通過水路大規模地運輸城磚。


△明琉璃造像殘件 馮芃攝

  天隆寺

       竟然有太監墓

  地鐵1號線有一站叫“天隆寺”,很多人不知道在站點附近的翠竹林中,保存著南京地區規模最大的塔林。


△嵌寶石龍首金帶鉤。出土于南京天隆寺附近石子崗的一處墓葬群。南京市博物總館供圖

  天隆寺始建于明初,宣德九年(1434年)寺僧弘升奏請賜額“天隆極樂寺”。萬歷年間,佛教律宗的中興初祖古心律師圓寂,建全身墓塔于天隆寺后的玉環山,天隆寺塔林從此漸成規模,最盛時共有大小墓塔50多座。后來部分墓塔毀于戰火,目前尚有墓塔十余座。


△青花瓷盤 南京天隆寺明墓出土

  2016年7月至11月,為配合天隆寺復建工程,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對石子崗的天隆寺墓葬群進行了考古發掘,共發掘六朝至明清時期墓葬48座。其中,最重要的發現是15座明清墓葬,包括塔墓、骨灰墓、塋園墓、磚室墓等。經考古專家確認,這些塔墓和骨灰墓的墓主是明清時期天隆寺的僧人,而塋園墓和磚室墓的墓主則大都為明代宦官。

  最后,感謝奮戰在考古一線的工作人員。

快乐12出号最多的 贵州快3走势图 哪个平台的美股佣金最低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安徽快3遗漏表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图 涨8配资官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快乐十分计划推荐 上海11选5前三直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查询 全民娱乐app官网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k 贵州快三和值连线 第一次玩股票怎么开户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