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標世界一線城市創造發展“藍海” ——對話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張鴻雁教授

2019年03月13日 11:28:37 | 來源:南京日報

  張鴻雁,南京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江蘇省城市現代化研究基地主任和首席專家、江蘇城市經濟學會會長。長期從事城市規劃與設計、城市經濟與文化產業規劃與設計、特色小鎮規劃與設計等方面研究、規劃和操作。首創提出“城市文化資本”概念、“中國多梯度社會結構”概念、“循環社會型城市社會發展理論”和“城市社會精準治理理論”。主持國家級重大課題3項、省部級重大課題15項,出版學術專著20余部,主編《城市前沿科學叢書》等叢書10套,發表學術論文230余篇,獲得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一等獎等30多個獎項。 

  回答好“南京之問 ”專家談

  南京一定要有這樣的雄心壯志:在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前提下創造新功能補充上海不足,構成與上海的互補關系和協同發展效應。南京的產業發展、創新能力、人才特色及城市功能等,要在某一方面超過上海,才能成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支點,成為長三角的一個“文化發展極”和“區域經濟協調極”。

  習近平總書記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時宣布,中央將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將之上升為國家戰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將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編制實施發展規劃綱要”。 

  作為長三角唯一特大城市的南京,在主動融入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中,如何扛起南京責任、展現南京作為、作出南京貢獻?“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南京要超前定位,先走一步、領先一步、快走一步、早走一步,在直接面對全球化中對標世界一線城市,直接介入全球市場、全球經濟和全球創新中去創造發展‘藍海’。只有南京有長處、有優勢,才能對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有幫助、有貢獻。”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張鴻雁教授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長三角一體化

  是推動我國現代化發展的區域增長極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對長江流域發展空間引導會有上傳效應;長三角城市群巨大的龍頭作用,會帶動長江中上游武漢、重慶發展;長三角和長江經濟帶整合,會形成一個經濟發展具有高強度物流空間的主干地帶,帶動中國大面積地區進入現代化過程。

  記者:多年以來您一直研究長三角一體化。這次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對這個地區乃至我國發展意味著什么? 

  張鴻雁:我的專業是研究城市發展戰略、城市經濟和城市規劃理論。1986年,在蘇州建城2500周年紀念大會上,我就提出過長三角一體化,后來一直研究這個問題。1999年發表《邁向二十一世紀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戰略定位分析》,2008年發表《“大上海國際化都市圈”的整合與建構——中國長三角城市群差序化格局創新研究》。

  西方學者坎爾曼早在上個世紀60年代就曾預測長江三角洲可能成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我是從城市學、城市規劃學和城市發展戰略意義上,將城市作為地域生產力構成來研究和認識這個問題的。 

  觀察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一個很重要的視角,就是區域發展極和區域現代化。當下,全球都在推進現代化。區域發展極和區域現代化,是全球現代化發展中一個重要發展趨勢和格局。不過,按照經濟發展規律,現代化不可能在全球均衡發展,只能是局部地區率先發展。對中國來說,長三角就是推進現代化發展的一個區域增長極。

  記者:為什么? 

  張鴻雁:因為長三角具有歷史文化傳統、區位空間和自然地理以及城市文化資本等特定優勢。 

  文化發展極是帶動區域發展極的核心要素和重要力量,也是城市文化自覺與自為的原動力。長三角城市群有一個很好的文化向心力和文化認同性,江蘇、浙江、安徽甚至山東一部分地區,均認同上海的海派文化,具有共同的江南文化和沿海文化屬性。這種文化認同,是長三角能成為區域增長極的一個特定優勢。 

  區位空間上,長江和沿海地區形成一個T字形黃金通道,通江達海。T字形黃金水道,會有一個回波效應,或者叫做集聚擴散效應。長三角地區發展通過長江流域的空間融合和傳導功能會產生經濟文化的協調效應;長三角城市群巨大的龍頭作用,可以帶動整個長江流域特別是中上游武漢、重慶發展;長三角和長江經濟帶的整合,會形成一個中國經濟發展具有高強度物流空間的主干地帶,帶動中國大面積地區進入現代化過程。這是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的意義所在——通過區域發展極的發展帶動周邊發展,進而有可能成長為世界一個發展極,或者成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中一個最有特色的城市群。 

  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還會把長三角變成一個共享平臺,改變產業發展空間布局,加上交通快速發展的整合,形成一個“長三角都市圈生活方式共同體”。因為在長三角,江浙滬既是江南文化作為中國文化根柢的集中表現地,也是江南文化積淀最多最深厚的地方,還是國際化交流、后現代科技文化與經濟生活、創新發展最充分的地方。隨著全球網絡社會的形成,這一地區的交通方式、交往方式、通訊方式、工作方式及各種壁壘的打通和同城化的形成,居民的生活選擇機制更充分,每個人都能很及時地參與和享受整個長三角都市圈的生活方式,未來會構成中國現代化發展的領先地區。 

  不僅如此,當下的智能化網絡時代,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生產組織形式、消費方式、個體的媒介運作還有價值觀。其中,最關鍵的是區域空間一體意義上的交通方式、交往方式、通信方式和物流方式等的改變,不僅使人與人之間的時空距離發生了變化,生產組織形式也變了。在產業發展上,長三角地區初步形成了“發展極”整合下的全域空間再生產功能,或者叫做“全域空間再生產的產業化價值重組”。無論是鄉鎮、縣市還是省一級,產業空間布局都在向高度集聚和高素質化方向發展。原來的行政壁壘被打破后,可以在長三角這個更大空間里形成新的產業布局,創造新的產業流和新的產業協作體系、全球城市價值鏈。而且這個價值鏈能與國際價值鏈連接,形成一個新的有比較優勢的“區位熵”,各城市產業發展形成一種“共生性競爭關系”。這就改善了長三角的生產力結構,為特色產業布局和特色產業集群發展提供更好條件。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由區位熵和吸引力共同塑造構成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首先是一個文化認同過程,然后才是城市群結構和空間的改變。

  記者: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南京有哪些可資借鑒的經驗? 

  張鴻雁:城市群發展,有著自己的生長機制、內在規律和需求,是由它的區位熵和吸引力共同塑造構成的。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首先是一個文化認同過程,然后才是城市群結構和空間的改變。南京首先要成為長三角的一個“文化發展極”,才能創造區域比較優勢。在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目前上海的政策舉措有著很好的前瞻性,值得南京學習借鑒。

  上海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的政策優勢,一是主抓文化優勢構建,做好紅色文化、神話文化和江南文化,重構文化高地,提升文化發展極,增強文化吸引力和城市軟實力。 

  二是它的政策有戰略,有戰術,也有具體抓手。比如建構上海文化空間時,上千個石庫門都有具體有效的改造措施。 

  三是它更注重城市內在溫度,通過重建公共空間、建立典型市民生活體系以及把上海通達長三角所有城市的斷頭路打通等,讓更多人喜歡上海。栽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別的城市大多是招商,而上海則是選商。 

  產業發展創新能力人才特色要有超過上海的地方

  南京要集中力量辦好事、辦精事、辦世界最前沿的事:集中發展一個國際一流的智慧園區,集中力量辦一個世界一流大學特色專業群,集中力量建立一個完整的國際化人才集聚高地。

  記者:作為長三角唯一特大城市,南京如何扛起南京責任、展現南京作為、作出南京貢獻?

  張鴻雁:推進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四省市要合建世界一流硅谷、一流大學、一流產業群、一流智慧產業帶、一流組合港和一流創新創業高地以及人才流動高地,直接參與全球城市競爭。 

  南京要超前定位,先走一步、領先一步、快走一步、早走一步,深入思考如何利用優勢加長板,創新板,補短板,舍爛板。 

  首先要在直接面對全球化中對標世界一線城市,直接到全球市場、全球經濟和全球創新中去創造發展“藍海”。只有在某種方式比上海有優勢、有特點,長三角才需要你。南京一定要有這樣的雄心壯志:在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前提下創造新功能補充上海不足,進而在特色發展上超越上海。南京的產業發展、創新能力和人才特色,一定要有超過上海的地方,才能成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支點。和紐約、倫敦、巴黎、東京和上海等全世界一線城市相比,南京最缺什么?我覺得是國際金融服務中心和智慧科技產業創造中心。我們必須想方設法建構自己的國際金融體系和國際科創中心新體系。 

  其次是做特色。大體上,旅游目的地城市也是人才比較集中的城市,同時也是創新創業空間比較好的城市,更是優質生活空間比較好的城市。要挖掘南京的人文優勢,創造“城市文化資本”的再生產過程,像巴黎一樣形成一個全新的、真正的世界旅游目的地。宜居宜業宜學宜游,打造一個世界文化之都,就是創造全球意義的文化認同城市的“城市照顧體系”,將南京變成一個溫暖的城市、幸福的城市,創業創新人才會隨之而來。南京要以守護中國歷史文化為己任,打造一個世界文化旅游名都,把與六朝古都、十朝都會相關的文化建構起來,把南京2000多年建城史的文化挖掘出來。中山陵、夫子廟、秦淮河、紫金山、棲霞山、幕府山……南京是山水城林融于一體的城市,特別是內外秦淮河,和塞納河、泰晤士河、萊茵河一樣,是一條傳統文化底蘊和國際性兼具的河。要以世界名河為標桿,把它利用好。要與世界直接接軌,把南京的博愛之都、和平之都的文化以及十朝古都,特別是具有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特色的歷史文化主動傳播出去,創造世界性的“文化身份識別”。在我看來,南京是一個有望成為中國文化守望者的城市,可以比肩巴黎,成為東方的世界文化之都! 

  再次是要集中力量辦好事、辦大事、辦精致的事、辦世界最前沿的事。一是推進創新發展,建構科技創新與高校結合區域,集中打造一個國際一流的智慧產業園區,發展機器人、3D打印等智慧產業;二是結合南京優勢集中力量辦一個世界一流大學特色專業群,建立一個完整的國際化人才集聚與流動高地;三是完整打造國際化金融服務產業中心,形成對標全球城市的基本標準,形成區域金融中心的“金融港”功能;四是創造國際化交通樞紐結構,既要通江達海推進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又要與上海無縫對接;五是打造國際化社區生活體系,完善國際化法律、醫療、教育服務等,凸顯南京的國際化城市社會生活;六是在網絡信息產業和智慧城市建設方面,直接面向國際,創造國際“信息港”功能;七是建設世界級旅游目的地城市,利用傳統文化優勢爭取游客;八是把南京打造成一線國際商務會展(會獎)中心。集中力量辦一個真正的國際化會展經濟體產業鏈,創造世界有特色的會展(會獎)經濟模式。一個城市會展經濟是其國際化和國際交流水平與能級的表現。放大會展產業經濟,是南京國際開放度和上海發展互補的一個重要關口也是缺口。現在,南京的會展場館面積國內排名在20左右,與南京作為特大城市的地位十分不匹配;會展的關注度、影響度、產業鏈環節還不夠高,還沒有一個大型活動能夠真正引起全世界關注。南京可在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創新名城的過程中,通過做大專利創新創業會展產業來做大做強會展經濟,希望能看到世界專利博覽會在南京舉辦。 

  第四,江北新區要實現跨越性發展。江北、江南高度融合共同發展,是南京成為長三角支點和增長極的一個前提,也是南京輻射帶動蘇北發展、提升省會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的一個表現。南京要推動江北江南平行發展,長江通道建設還應加快,產業布局要創新,商業業態也要高端。更重要的是,江北的生活配套要不亞于甚至超過江南,江北居民的生活體系要不依賴于江南。  

快乐12出号最多的